第五百七十三章 想占寡人的便宜(第二更)

作者:熙檬父 | 发布时间:2018-05-08 14:20 |字数:5054

    廉颇的事情到这里就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但赵国在河东郡战场之中,其实并不是只有廉颇这一支兵马而已。

    所以很快的,赵丹又开口道:“李牧呢,李牧现在如何了?”

    一说到李牧,大殿之中众人的脸上就不免显得有些期盼和担心。

    从开战后进入秦国土地开始算起,邯郸方面已经有至少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收到过李牧的消息了。

    毕竟李牧身处关中这个秦国人的大后方,想要传递一些什么消息是非常的麻烦的。

    首先信使得从关中北上到朔方,然后沿着朔方-河套-云中-雁门-代郡-中山这一条路线走下来,最后才能够抵达邯郸。

    这条路线单单是路程就有好几千里,而且一路上还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几乎是绕了赵国大半圈,将赵国的土地从西到东差不多逛了一个遍。

    即便是再怎么八百里甚至是一千里加急的速度,等到信使抵达邯郸的时候,带来的消息也早就过时了不知道多少天了。

    赵胜闻言笑道:“回大王,说来也巧,昨日晚上正好有一名李牧的信使赶来,根据李牧信中所言,如今栎阳城已经被攻下。”

    “栎阳城被攻下了?”赵丹闻言心中就是一喜。

    虽然说事先赵丹就已经审阅过胡衣卫和参谋部联合制定的计划,对于这一次夺取栎阳城的行动有了了解,但是计划毕竟只是计划,只有在真正实施并且成功取得效果之后,这个计划才是一个真正有用的、能够让赵丹开心得起来的计划。

    事实上,李牧带给赵丹的惊喜还不止这些。

    只见赵胜继续对着赵丹说道:“大王,李牧判断秦军很有可能会派出大部队来围剿他,如今他已经准备放弃栎阳城了。不过李牧在还说,打算要在栎阳城之中给秦国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在场的其他几名赵国大臣一听这话,立刻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惊喜?”赵丹脸色一动,笑道:“这李牧的性格寡人还是知道的,所谓的惊喜嘛,怕是惊要更多一些。”

    一旁的李伯适时的插了一句嘴,笑道:“若是李牧能够一把火将那栎阳烧掉的话,倒真的便是一份好大的惊喜了。”

    李伯话音刚落,就发现大殿之中的所有人突然都将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他,就连赵丹也是如此。

    李伯吓了一跳,忙解释道:“玩笑、玩笑罢了。”

    “不。”赵丹打断了李伯的话,正色对着李伯说道:“李卿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寡人也觉得李牧真的很有可能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什么?”李伯这下子也有点愣住了,心道真有这么巧,随口一说就中了?

    于是李伯忍不住道:“大王,莫非李牧真的敢烧栎阳?”

    在这个时代,建造一座城市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除非真的不在乎把对方给完全得罪,否则的话像屠城或者烧城这种事情都是非常少见的。

    回到李伯的是虞信,只见虞信开口道:“这李牧用兵素来喜欢出人意料,此番大王几次三番明令不能够有屠城、淹城之举,但若是用火烧掉栎阳的话,那便不在大王禁令之列了……”

    不知为何,听到虞信这句话的时候,赵丹突然有一种忍不住想要扶额的冲动。

    亲爱的李牧同志呀,当年白起一把火烧出了楚国人几十年的仇恨,你这一把火烧下去,会不会也让秦国人和赵国人成为几十年的死仇啊。

    赵丹是很不喜欢烧城这种事情的,想那历史上秦末之时项羽进关中一把火将阿房宫烧成了白地,整个咸阳大量的珍贵典籍也因此毁于战火之中。

    这不仅仅是咸阳和秦国的损失,更是整个华夏文明的巨大损失啊。

    不过事已至此,如果李牧真的打算烧掉栎阳的话,那么现在栎阳那边的灰烬估计都凉了好多天了,赵丹也是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反正一座栎阳也没什么太要紧的,至于得不得罪秦国就更不要紧了。

    但是下次进攻咸阳的话,可还是得让李牧注意一下才行,别让李牧真的学什么项羽一把火把咸阳都给烧了,那赵丹就真的是有点难受了。

    赵丹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并没有继续纠结李牧的话题,而是直接转回了河东郡这边,道:“看来以后得找个机会把西河郡和上郡给拿下来才是,否则的话这河东老是受到秦国人的威胁,那也不行。”

    这一次的战火过后,河东郡不用说肯定又要再次经历一次重建了,一想到这里赵丹的心中就非常的不爽。

    辛辛苦苦好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想要等河东郡再一次发展起来,那又要好几年的时间了。

    赵丹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决定下次一定要狠狠的给秦国人一点教训。

    “吃亏是福”这句话或许是成功的人生哲学,但是对于赵国来说却完全不是如此。

    在这个时代,忍让就代表着软弱。

    如果让其他国家发现赵国是一个软弱的国家,那么这些原本在赵国的雄威震慑之下不敢轻举妄动的家伙们说不定就真的又有了胆量,敢联合起来对赵国动一些手脚了。

    总的来说,李牧这边的话题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

    主要是确实消息滞后得太过严重,想要讨论也讨论不出什么东西。

    就在赵丹准备宣布散会的时候,繆贤突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将一封密报送到了赵丹的手里,并且低声对着赵丹说道:“大王,咸阳最高等级密报!”

    赵丹一听繆贤这句话,脸色顿时就变得无比的严肃起来。

    要知道咸阳方面能够称得上最高等级的密报,那绝对都是和吕不韦有关的。

    难道说,这位刚刚成功打入到秦国核心圈之中的赵国超级间谍又为赵丹带来了什么石破天惊的消息了?

    赵丹不假思索的接过了繆贤手中的密报,展开阅读起来。

    这份密报实际上就是一块非常不起眼的、看上去似乎是某位奴仆在不经意间从身上扯下来的麻布条,在上面用肉眼有些难辨的蝇头小字写了两个字月氏。

    月氏?

    赵丹先是一愣,随后整个人的脸色就迅速的变得难看了下来。

    一旁的赵国诸臣察言观色,立刻就知道出了某些麻烦。

    于是身为相邦的赵胜咳嗽一声,随后开口对着赵丹问道:“大王,不知出了何事?”

    赵丹抬起头来,脸上的不爽神情十分的明显,说话的时候也带着几分不爽的意味:“秦国人打算勾结月氏,从西边来偷袭寡人的朔方、河套两郡!”

    “月氏?”一听到这个消息,赵国群臣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了。

    虽然说上一次在赵丹的压阵下赵国轻松的击败了月氏,并且活捉了大量月氏俘虏。

    但也正是通过这些月氏俘虏的嘴里,赵国了解到了月氏的情况,知道这是一个实力甚至比匈奴都还要更加强大一些的国家。

    当然了,对于强大的赵国来说,现在的匈奴其实就是个弱鸡,月氏人总是比匈奴更强大一些,那也抢不到哪里去。

    可问题在于现在赵国在河套两郡之中,根本就没有多少兵马啊。

    如果月氏王带着数万骑兵突然渡过黄河突袭朔方郡和义渠之地,那么这河套两郡还真就有可能会落入月氏人的手中。

    河套两郡一陷落,还在关中和秦国人一起玩耍的李牧所部后路就会瞬间被切断,局面就一下子变得危险起来。

    到那个时候,李牧率领的这两万赵国骑兵甚至有可能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大麻烦。

    赵国宫殿之中一时间充满了凝重的气氛。

    赵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沉声道:“诸卿,汝等觉得这月氏是否会和秦国人联手?”

    说实话,吕不韦的这份密信由于只有两个字,所以赵丹也搞不太清楚到底月氏和秦国联手了没有,出兵了没有。

    不过赵丹心里也明白,秦王柱刚刚归天,李牧又带着两万赵国骑兵在关中晃荡,吕不韦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旧送出一些情报就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倒也不能够太过苛责。

    相邦赵胜说道:“大王,臣觉得这月氏上次兵败与大王之手,想来必定是会怀恨在心,若是这一次有机会的话月氏王很可能不会放过。”

    虞信却道:“大王,臣觉得月氏人未必就一定会出手,毕竟上一次月氏人可是在大王的手中吃到了大败,月氏王对此必定是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两个人的话听起来似乎都有些道理。

    赵丹沉吟了好一会之后,还是说道:“正所谓有备无患,无论月氏人是否下达了命令,那么都应该先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月氏人真的来了却没有兵力应对,那就真的是笑话了。”

    “传寡人的命令下去,立刻将北方诸郡的所有部队动员起来,至少组成一支五万人以上的军队,用最快的速度赶往河套郡,准备迎战月氏人!”

    赵丹一拍桌子,整张脸庞上杀气腾腾:“寡人要让这天下的所有人都知道,寡人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无论是秦国人还是月氏人,想要占寡人的便宜,那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