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章:苦恼的牟高

作者:醉卧花间.CS | 发布时间:2018-05-08 14:19 |字数:4555

    “哐哐哐”牟高敲了三下门环,很快,门开了,一看是牟高,那门房仆役赶紧满面堆笑道,“原来是牟大人。”

    牟高也是满面微笑道:“劳烦帮我通报一下恩师,我有要事要拜会他,这是拜帖。”他说着递上了拜帖,牟高当年在魏征手底下做事,魏征提点他很多,所以牟高称他为恩师。

    “是,牟大人稍等片刻,小人去通传。”门房双手接过拜帖,关上门就去通传了。

    过了一会儿,门再次打开,那个门房居然把拜帖递还给牟高,道:“老爷身体不佳,不能见客,牟大人,请回吧。”

    牟高闻言一愣,着急道:“我真的有十分重要的事要见恩师,劳烦你再替我跟恩师好好说说,我……我……”

    牟高说着在身上摸索起来,摸出了几两碎银子,就准备往门房手里塞,门下省侍中可是宰相啊,堂堂门下省侍中居然给魏征家的门房仆役塞钱!这要是传出去,牟高估计都没脸见人了。

    那门房仆役岂敢收他的钱,吓得赶忙往后缩,连声道:“牟大人莫急,莫急,小人再给你通报一声便是。”

    “多谢多谢。”牟高赶忙道,“一定要告诉恩师,这件事十分重要,十分重要。”

    “是,知道了,牟大人。”门房再次关门跑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门开了,牟高看到门房,急切问:“如何?”

    门房笑着点了点头:“牟大人请进,恩师有请。”

    “太好了,多谢多谢!”牟高赶忙进了魏府。

    管家过来领着牟高来到书房外,书房的门开着,管家摊手道:“老爷就在里面,牟大人请进吧。”

    “有劳了。”牟高点了点头,抬脚走进了书房。

    书房内,魏征正在看书,牟高上前行礼:“牟高拜见恩师。”

    魏征这才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摊手道:“坐吧。”

    牟高依言坐下,顺便看了看魏征的气色,似乎不错呀,根本不像生病的样子,于是他疑惑问:“恩师您不是……身体抱恙么?”

    “小毛病而已,不碍事的。”魏征摆了摆手,问道,“听说你有十分重要的事找老夫?”

    “是的。”牟高拱手道,“恩师,可曾听说皇上要接武媚娘进宫之事?”

    “略有耳闻。”魏征点了点头,道,“倘若你是因这事来找老夫,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牟高闻言一愣,随即急问:“恩师何出此言?”

    魏征淡淡道:“此事老夫插不上手,你还是请回吧。”

    “恩师怎会插不上手?”牟高满面焦急道,“恩师乃三朝元老,力谏先皇,朝野皆知,这次的事,最应当出面的,便应该是恩师啊!”

    魏征闻言挑眉问道:“你是否也觉得皇上此次所行十分不妥?”

    牟高没有答话,但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也觉得李治这次的事做的不好。

    魏征道:“你若觉得不妥,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便是了,小鹰想要搏击长空,就不能一直待在老鹰的羽翼之下,总要独自展翅的。”

    魏征的意思很明显,以后不管他了,不会对他指手画脚,同时,也不会再替他遮风挡雨了。

    牟高闻言顿时慌了,他虽然为人也算正直,但就是缺乏胆量和浩然正气,从来都不敢逆君王的心思,而且这一次,他感觉这是皇上的逆鳞,他真的不敢碰,满面苦恼道:“恩师,此次之事非同小可,学生只怕,会害了门下省。”

    魏征闻言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好,老夫再指点你最后一次,你去找一个人?”

    牟高闻言睁大眼望着他,讶问:“恩师说的是谁?”

    魏征缓缓道:“琼南王。”

    “李太傅?”牟高一时间有点懵,他实在搞不懂这件事跟李浩有什么关系。

    魏征道:“李浩现在是同中书门下三品,门下省的事,他有权过问,你去问他,他会帮你。”

    “他……他……”牟高满面担忧,但欲言又止。

    魏征看出了他的担忧,微笑道:“放心,李浩虽然有点混账,但在大事上,从来都不会犯错,你去找他,不会错。”

    “那……多谢恩师指点。”牟高起身一拜,道,“事情紧急,学生这便告退,去拜访李太傅。”

    “去吧,老夫就不送你了。”

    牟高怀着忐忑的心思出了魏征的府邸,朝李浩家走去,说实话,他现在更加紧张了,他和李浩也算是打过交道,感觉李浩这个人还是很好交往的,但他来得匆忙,没准备拜帖和礼物,也不知道李浩愿不愿见自己,听说这李浩很贪财,去拜访他,没有拜帖没关系,礼单一定要有,不然很难见到他的金面的。

    果然,牟高到了李浩府上,敲开门让门房通传,门房回来告诉他:“我们家王爷说了,牟大人还是回去准备一份礼单再过来拜访吧。”他说话的同时还用双手划了个大圈,意思很明显,要他准备一份大礼再来。

    牟高当真欲哭无泪,他为官多年,什么样的官员没见过,虽然大家都爱财,但都取之有道,拜访送礼原本只是略表心意,而李浩明显是把收礼当做生财之道啊,没有礼单别想进门,吃相也太难看了,像李浩这样的官员,他估计自己下辈子也不可能再见到了。

    牟高只能苦苦哀求,让门房王三再给他通传一次,还塞了几两银子给王三,王三只是个仆役,见堂堂宰相居然跟自己苦苦哀求,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便答应再给他通传一次,但银子他却不敢收,因为李浩跟他说过,要是敢收别人送的钱,哪只手收的,就剁哪只手,虽然少了灰色收入,但李浩给他开的工资很高,绝对比那些灰色收入要多。

    这一次,王三按照牟高的要求,跟李浩说,牟高是有十分重要的急事相求,礼单明日一定补上。

    李浩这才不情不愿地咂嘴道:“罢了,本王就勉为其难地见他一面吧,当是给魏大人一个面子了,带他去客厅等我,我先去检查一下小崽子们的功课,忙完便去。”

    牟高在客厅里等了好久,连一杯茶都没有,就在那坐着干等,终于,李浩从外面走进来了。

    牟高赶紧起身上前行礼:“下官拜见李太傅。”

    “哎哟,牟大人免礼免礼,太客气了,太客气了,坐,坐!”李浩似乎很热情,让他坐下,然后高声道,“杜洪,上茶!”

    一听上茶,牟高顿时眉头一阵抽抽,李浩待客用茶之事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在朝中广为流传,“上茶”二字代表了陈茶,是用来招待那些不重要的客人的,“上好茶”是用来招待贵客的,而李浩现在高呼上茶,就代表这牟高是不重要的客人。

    牟高的玻璃心碎了一地,但还必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呢,唉,把侍中当到这个份上,他真为自己揪心。

    很快,茶水上来了,牟高喝了一口,竟惊奇地发现是新茶,忽然感觉好开心,李浩看他开心,偷偷在那发笑,他知道自己的暗语已经被群臣知道了,所以他早就把暗号给改了,现在的“上茶”都是上新茶,不过茶叶很次,十几文钱一两的那种,普通百姓家基本就喝这种茶,而招待贵客,那就是好茶了,从五十文一两到一贯钱一两,都是好茶,这就要看对方是多么重要的贵客了,能在李浩府上喝到一贯钱一两茶的人,屈指可数。

    搁下茶杯,李浩笑呵呵地说道:“牟大人好像是第一次来拜访本王吧?”

    牟高尴尬一笑,道:“公务繁忙,下官鲜有闲暇,这次是当真有十分重要的事,来寻求李太傅帮忙。”

    李浩挑眉道:“巧了,本王也很忙,既然大家都忙,就不耽误工夫了,牟大人有事便说,聊完咱们各自去忙。”

    牟高见他如此直白,便也不绕弯子了,拱手道:“李太傅,下官一个多时辰前收到了皇上送来的诏书,要册封武媚娘为昭仪。”

    “哦。”李浩点了点头。

    牟高愣住了,他原以为李浩会有点反应呢,没想到李浩淡定地“哦”了一声,没下文了,他以为李浩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便又重复了一遍,道:“皇上要册封武媚娘为昭仪。”

    “这话你不是说过了吗?”李浩眨巴着眼,道,“我又没聋,继续往下说啊。”

    牟高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他实在搞不懂李浩,都听到这么爆炸的消息了,李浩是怎样保持如此淡定的?

    最近订阅下滑的厉害,我看了一下后台,发现不少人是跳着章节订阅的,我很震惊,还有这样的骚操作?剧情不会断吗?求全订呀求全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