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6章 剑指夜幽林

作者:半块铜板 | 发布时间:2018-05-08 18:21 |字数:4418

    阵法“无名”中,风绝羽单手提着重逾千万斤的天坠剑,步伐稳键的朝着卢萤萱、施文慢步着,每迈一步,气势就会提升一分。

    魏序被抓、林烈受罪,这都是激起他内心怒意的根源,而最让他忍受不的,就是当初得知解救了北伏的人是魏序的时候,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有及时的赶去营救,导致自己的三弟落在敌人的手中长达七日之久。

    这么长的时间,如此大的杀子之仇,风绝羽甚至觉得魏序生存下来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万一魏序真出了什么事,他这个做大哥的,怎么面对九泉之下的结义兄弟。

    所以,风绝羽很气愤,非常气愤。

    目光阴冷的扫过院子里的每一个人,那如同利剑一般的视线,仅仅在环视间,就吓的所有人瑟瑟发抖,包括施文在内,没有人敢乱动一下。

    “姓林的,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在山羞辱我还不够吗?还要追到幽冥城吗?”

    卢萤萱最近因为封神岛的事接连遭受了数次无情的打击,从一个人人敬仰的影毒夫人,变成了一个笼中囚徒,因为跟封神岛的恩怨,现在她还必须不惜跟兄长翻脸跟自己的夫君生离死别,用卢萤萱现在的想法就是,她受够了,不想再掺合这些事当中了。

    可惜他似乎忘记了,这件事就是由她而起的,她是最重要的一环,想脱身根本不可能。

    看着卢萤萱极度委屈的表情,风绝羽怒极反笑:“卢萤萱,你是一丁点的自知之明都没有啊,你问我为什么要追到幽冥城,妈的,要不是你和姚子邑暗地里算计北伏、导致灵风惨死,我会在山抓你为人质吗?你还敢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你,冰海和幽冥城的梁子早就已经结下了,你以为换完了人事就过去了吗?那你错了,这件事,才刚刚开始。”

    风绝羽用剑指着卢萤萱,语气极是严肃的摆明了车马,当然,其实这也并非他的意思,而是整个封神岛的复仇之火才刚刚点燃,再加上幽冥城抓了魏序,这个仇,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幽冥城和封神岛的事儿了,更让他风绝羽也彻底的掺合了进来。

    望着风绝羽极度狰狞的表情,卢萤萱张了张嘴,愣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托辞把下面的话继续下去。

    风绝羽往前站了一步,沉声道:“不过你放心,今天我过来,不是替封神岛来问你的罪的,幽冥城和封神岛的恩恩怨怨,自然会有人找你,今天我过来,是想问你们一件事。”

    卢萤萱、施文抬头看着风绝羽,只觉得一股庞大的气压,无形的笼罩着他们,这股气势强大的没边,跟数日之前风绝羽的状态,完全是两个概念。

    是的,自从在七曜宫学习了七曜星君的炼体法门之后,风绝羽的修为在短短数日之内,再次获得了幅度不小的提升,加之此刻惊怒交加、心情急切,是以并没有的控制自己的修为。

    “说,那两劫牢的人,现在在什么地方?你们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旦凡让我察觉出你们在说谎,今天我就屠了城主府,谁想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劫牢的人?你什么意思?劫牢的人跟你有什么关系?”施文一听风绝羽是为了魏序和长兴而来,顿时短暂的失神。

    “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我三弟,幽冥城的林烈,是我的二弟,我们是结拜兄弟。”

    “什么?你们……”

    风绝羽语不惊人死不休,真相和盘托出,卢萤萱和施文全部怔在当场。

    就在这时,忠勇突然从后院假山方向疾驰而来,掠至院中之后,将手里提着的一个人影,毫不客气的扔在了地面上。

    蓬!

    百里雪乾的身子落地激起了飞扬的灰尘,风绝羽一看居然是老对手百里雪乾,眸子里的寒光顿时分外闪亮了起来,只不过当他用神识扫过百里雪乾气机的时候,猛然间发现,这个铁盟三宗的银影寨主居然只剩下了半条命。

    “怎么回事?”风绝羽扭头扫了一眼忠勇。

    后者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道:“不清楚,我过去的时候只看见他一个倒在血泊之中,我检查了一下,是金身受到了重伤,以致于生命精元正在慢慢流失,哦对了,我在后院的一座假山中还发现了一座石碑……”忠勇说到一半,往前凑了两步,小声道:“石碑里好像封印着一头黄龙的魂魄。”

    “黄龙魂魄?”风绝羽眼前一亮。

    “那是我兄长早的在冰原捕捉的一头黄龙的魂魄,后来被炼化封进镇府石碑里面,当作了十方天诛大阵的阵眼,专门镇守城主府,一定是他,误打误撞,才惊动了镇府石碑,因为镇府石碑决定了十方天诛大阵的运转,石碑中的黄龙魂魄才会出来抵御外敌。”

    卢萤萱在风绝羽面前,已经彻底丧失的抵抗力,就连施文也知道,眼前这个封神岛的猛人,可是连卢九幽都不放在眼里,所以在场的城主府弟子别看不少,但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起刺儿的。

    “误打误撞?”百里雪乾平躺在地上,斜着眼晴怨毒的看着卢萤萱,疯笑道:“老子根本不知道什么镇府石碑,是姚子邑那个奸贼利用了老子毁了十方天诛大阵,卢萤萱啊卢萤萱,难为你一直为他保驾护航,你知道他利用逃出去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吗?”

    卢萤萱一时间被百里雪乾说辞惊呆了,不知道百里雪乾为何跟自己说这种话。

    “哈哈,他跟我说,卢九幽会为了跟陌西城谈判,而把我们交出去,当然,这个“我们”绝对不包括你,因为你是卢九幽的亲妹,虎毒还不食子呢,卢九幽不会让你陷入险境,而姚子邑觉得不能坐以待毙,所以他跟我说,只要利用你,绝对可以逃出城主府,哈哈,你听明白了吗?卢萤萱,他早就准备抛弃你了,什么给你寻找解药,都*是骗你的,卢萤萱,不得不说,你是真*天真啊,哈哈……”

    百里雪乾说话的同时,眼角含着屈辱的泪水:“你被骗了,他根本不在乎你,就连我,他也要利用一下,帮他杀出一条血路,那头黄龙魂魄的存在,是你告诉他的吧,他明知道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逃不出去,所以才骗了我,让我替他挡了黄龙魂魄一道,哈哈,咱们都被姚子邑玩了。”

    “不会的,不会的……”卢萤萱脑子嗡的一声,整个人瞬间就崩溃了。

    相濡以沫数百年,姚子邑一直对他呵护有加,若非如此,卢萤萱也绝不会不惜背叛了自己的兄长,舍了命的也要救姚子邑出去,然而百里雪乾的一番话,算是残忍的否定了她这些年来对姚子邑倾尽全力的爱慕,同时也粉碎了她做了几百年的美梦。

    “不会的,不会的,你撒谎……百里雪乾,你临死也要挑拨我们夫妇,我杀了你……”

    精神几欲崩溃的卢萤萱大吼一声,发了疯似的扑向了百里雪乾,轰的一脚,将其人远远的踹了出去。

    哇!

    鲜血狂喷而出,百里雪乾无力的挨了一脚之后,身体打着滚的飞出去数丈开外,爬在地上大口的呕血。

    “哈……哈……哈哈……你不愿意相信……好……很好……你就抱着姚子邑对你的谎言……继续活下去吧……你会永远生不如死的……哈哈……”已经油尽灯枯的百里雪乾,不再需要元神出窍保下一命了,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就算卢萤萱不动手,封神岛的人,也不会放过他,是以吐露出一个惊天的秘密。

    “卢萤萱,老子活不下去了,但在临死之前,我也不让你好过,你知道为什么那些人非要让你把北伏他们关进幽冥城吗?哈哈,那是姚子邑的主意,当初他找到我们骗我们吃下烛魂锁阳丹之后,是我们三个坐在一起,商量如何才能把黑锅甩到别人的头上,而姚子邑就是那个出主意的家伙,哈哈……咱们都被他耍了……”

    噗!

    话说到最后,百里雪乾一口老血喷出老远,紧接着,气绝身亡……

    城主府院内,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瞪着眼睛死不瞑目的百里雪乾,尽皆无语。

    百里雪乾临死之前吐露出来的重大秘密,让所有人对那个平日里对卢萤萱千依百顺的血炎楼主的印象彻底颠覆。

    卢萤萱瘫坐在地面上,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宛若一块朽木一样,眼泪哗哗直流。

    啪!

    就在这时,风绝羽上前一把将坐在地面上的卢萤萱给拽了起来,语气凶厉道:“老子没功夫听你们夫妇的恩怨,快说,魏序在哪?”

    “别伤他,我告诉你魏序他们在哪。”施文一看风绝羽怒极的样子,突然就插了一句嘴。

    “说,在哪?”

    “他们已经被城主带去夜幽林了,因为林烈偷走了城主最在乎的宝物,他们准备在三日之后,在夜幽林换人。”

    “夜幽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