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王华和叶洁

作者:伯伦散人 | 发布时间:2018-05-08 18:31 |字数:5297

    三声枪响过后,全体人员脱帽默哀。

    郑江、夏天阳、张国栋依次走到了前面发表了沉痛的追思。

    整个的祭奠过程进行的很顺利,榆林湾里面也没有什么波动。这些牺牲的将士能得到如此的殊荣,他们的家人和榆林湾的居民也觉得足够了。

    但是有一个人觉得还不够,就是王华。

    王华在参加完祭奠仪式之后回到军校马上派人把军校的副校长和何炯找了来。

    这个副校长叫费凌澎,是个明朝人,从军校成立那天就一直跟着王华,目前也是中校军衔。据说他出生的时候他爹找人算过卦,说他五行缺水,所以才起了这个名字。

    “费副校长。”王华坐在办公桌的后面问道,“祭奠仪式你也参加了,你满意吗?”

    费凌澎有点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祭奠仪式是军委会安排的,主席和委员长都讲话了,谁敢说不满意。可是听校长的意思,似乎他不满意。

    “校长,属下对祭奠仪式还是满意的。”费凌澎说完又解释道,“这是军委会的安排,属下不敢不满意。”

    “何副部长,你满意吗。”王华又问了何炯一遍。

    何炯跟王华的关系比费凌澎近多了,自然很知道王华的意思:“回校长,属下不满意。”

    “哦。”王华笑道,“为什么不满意。”

    何炯站得笔直:“校长,属下虽然现在是安全部副部长,可属下永远还是军校总务二处的人,属下的心在军校,在校长这里。这次旅顺保卫战,咱们军校独立营牺牲了一百多个孩子,那可都是咱们榆林军的苗子,都是校长的心血。如今把他们和别的烈士一同进行祭奠,属下知道军委会有军委会的考虑,可属下心里不舒服。”

    “我也不满意。”王华指着何炯和费凌澎说道,“这些孩子都是咱们军校的人,都是你我看着一天天长大的。现在把他们同那些烈士们一同祭奠,我心里也很不舒服。”

    “校长。”费凌澎还想说什么被王华打断了,“费副校长,你去安排一下。咱们单独给这些孩子祭奠一次,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是我的孩子,是我榆林湾军校的孩子,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是,校长。”费凌澎不敢再多说什么,“属下马上去安排。”

    “不过校长。”费凌澎又问道,“属下用不用和郑主席、张主席打个招呼。”

    “费副校长,校长的话你没听明白吗。”何炯先说道,“那些孩子是我们军校的孩子,是校长的孩子,如果军委会不同意是不是咱们就不祭奠了。”

    王华制止了何炯的叫嚷:“打个招呼是应当的,但是你也可以转告两位主席,不管军委会同意不同意,我们军校一定要单独祭奠。还有,你去安排一下,从军校经费中拨出一部分银子,给这些孩子的家属发下去。并且告诉他们,如果烈士的家人兄弟有想进军校的,我们不加限制,全部接纳。”

    榆林湾军校的祭奠在三日后举行了,忠烈祠的外面又一次摆上了香案,一百多个牌位陈列于香案之后。榆林湾军校的四百多名学员,包括了少年班的孩子,也包括了郑成功都肃穆静立在忠烈祠的前面,他们的身后是将近上千名烈士的家属。

    王华的身后是所有在家的军方高级军官,郑江和张国栋站在了第一个。对于王华的请求,军委会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好说,只能做出一个决议,所有校级以上军官全部参加这次祭奠。

    王华眼含热泪读完了陆天翔起草的祭文,这是王华亲自去求陆老撰写的。王华穿越过来十年了,却一直没有结婚,更没有自己的孩子,他早已经把军校的这些孩子当做了自己的孩子。

    叶战第二个走了上去,展开了许朗写的白话祭文:

    “榆林湾军校的弟兄们,将士们:

    你们也许都知道我,都认识我。不错,我叫叶战,是咱们榆林军的上校副师长,但我同时也是你们的兄弟,是你们的校友。我也在军校待过,受过军校的熏陶。不但是我,徐田彬长官也同样做过军校的学生。

    榆林湾军校给了我一生中最愉快也是最有意义的时光,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仅仅是如何去战斗,更重要的是知道了为什么去战斗。为了兄弟,为了国家和民族,为了自由,我们必须去战斗。

    一百多个兄弟长眠于地下,我们痛心,但痛心不是所有,我们更要继承他们的遗志,更要为他们未尽的事业去努力。

    我没上过几天学,也不会多说什么。但是兄弟们,为了烈士,为了我们‘亲爱精诚’的校训,努力奋斗!”

    叶战的话音刚落,台下传来了一阵呼喊声:“努力奋斗,亲爱精诚!”

    王华的这次祭奠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大批的孩子争先恐后的要来报考榆林湾军校。

    许朗下了班回家,迎出来的不是晴雯和麝月,而是叶家三兄弟和他们的媳妇。

    “你们怎么能一起来了?”许朗知道这三个兄弟现在都很忙,很难能有时间凑到一起。

    “许先生,不仅是我们来了,你看看还有谁来了。”碧荷从身后拉过一个人,正是兄弟三个的妹妹叶洁。

    “叶姑娘。”许朗施了一礼,叶洁是第一次来许家,“你怎么也有空来这里了,父母都还好吧。”

    叶洁害羞的低下头没说话,紫云在后面叫道:“许先生,先别问那么多了。依依姐和芷若姐姐一会就回来了,我们今天陪许先生喝个痛快。”

    “那感情更好。”许朗搓了搓手,“叶立,这可是你媳妇说的,你这个当女婿的可别拉着她,怎么说她也是我闺女,今晚不醉不归。”

    叶严偷偷拽了拽许朗:“许先生,高晨现在忙不忙,要不我去把他也叫来?”

    许朗没有多想:“他今天应该不忙,他和叶战也很久不见了,你去叫他吧。”

    叶严出门了,许朗转头喊道:“茗烟、晴雯,去酒楼叫几个菜,咱们今晚有客人来了。”

    “不用了,不用了。”碧荷和紫云一起喊道,“我们都拿过来了,回娘家哪能不带东西啊。”

    许朗忽然很有些感触:“我倒宁愿你们天天不带东西回娘家。”

    说话间,陆天翔夫妇、陈氏和司琴墨画也回来了。司琴墨画一看到碧荷和紫云就跑上来拉住手嚷道:“姐姐,姐姐,你们怎么有空回来了,宝宝还好吧。”

    碧荷笑道:“我的宝宝还好,你紫云姐姐的宝宝还在肚子里,你得去问她。”

    许朗的家里面又是人声鼎沸,孙佳怡站在何云的身边拍了拍手:“小姑奶奶们,你们小点声吵吵,赶紧去摆一摆桌子,依依姐和芷若姐姐马上就回来了,咱们陪着爷爷奶奶和许先生吃饭。”

    何云拉着孙佳怡的手低声问道:“佳怡,最近有没有新情况?”

    孙佳怡低下头低声回道:“奶奶,现在两个孩子就够累的,等几年再说吧。”

    “我明白,我明白。”何云爱抚的握着孙佳怡的手,“你是奶奶的好孙女,奶奶就疼你。”

    “奶奶,我知道。”

    过了没一会,程依依和赵芷若也回来了,一家人又坐了两桌。许朗看了看:“怎么叶严还没回来?”

    赵芷若问道:“叶严也来了吗,他又去哪了?”

    “他说去找高晨去了。”许朗并没在意,“可能高晨还没忙完,咱们先吃,不用等他们。”

    许朗举起了酒杯,赵芷若偷偷地向叶洁看了过去,叶洁正坐在碧荷的身旁,有点心神不宁。

    除了赵芷若,许家没人知道叶洁的心思,赵芷若也是在猜测。可是看到叶洁现在的表现,赵芷若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众人喝了几杯,门外传来了叶严的声音:“对不住各位,来晚了。高少校军务繁忙,我只能等着他了。”

    高晨进来对众人敬了个礼:“陆老、何校长、总参谋长、叶长官,卑职的确走不开,刚刚忙完,让诸位久等了。”

    程依依笑道:“高晨,我们家门槛都快让你踏破了,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客气。赶紧过来坐,先自罚三杯。”

    程依依这桌是陆天翔夫妇和许朗夫妇,除此之外还有叶战、叶立和孙佳怡,一共八个人,只剩下一个空座。赵芷若赶忙喊道:“高晨,你去那桌坐,这个位置让叶严陪着他媳妇。”

    “再加个凳子不就行了。”许朗没明白赵芷若为什么这么安排,“那桌上都是女孩子,高晨去了陪谁喝酒啊。”

    赵芷若在桌下踩了许朗一脚:“正好平均分配,咱们这桌还有孝严孝勇,坐不开。”

    许朗还是不明白,但似乎觉得赵芷若踩他这一脚是有事,于是说道:“那行,高晨,你带着娘子军们喝起来。”

    “谢总参谋长。”高晨是实在头疼和许朗一桌喝酒,正好求之不得。

    人都到齐了,许朗对陆天翔说道:“陆老,要不您说个话,咱们都不是外人,您说完了咱们就喝。”

    陆天翔举起了酒杯:“你们这些孩子都是好孩子,也都是我和你们何阿姨看着长大的。我们老了,没什么要求,大家把这杯酒喝完,今后咱们常走动。下次叫上老叶和叶夫人,全家团聚才是最幸福的。”

    众人端起了酒杯,高晨说道:“既然总参谋长让我带着喝酒,那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

    高晨说完一仰脖把酒喝了。叶洁正好坐在高晨的身边,偷偷说道:“高少校,别喝那么急,对身子不好。”

    高晨楞了一下,不禁扭头看了叶洁一眼,心中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滋味。这么多年,从来没人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总参谋长把自己当儿子一样来看,可是总参谋长一旦喝起酒来也是酒来碗干。这是第一次有人在劝自己,还是一个小姑娘。

    碧荷没有多想,也对高晨说道:“高少校,当年给许先生搬家的时候你就和叶战差了两级。我记得你当时是中尉,叶战是少校。你现在也是少校了,可叶战是上校了,你还是没赶上啊。怎么,想从酒量上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