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3章 糊你一脸

作者:六如和尚 | 发布时间:2018-05-08 18:35 |字数:4537

    听到他这样说,辽国使团的人面面相觑,心想他们本来就是两口子,自己这时候从中作梗,将来他们夫妻俩还不得反过来怨自己?当真是吃力不讨好。

    这样的念头一起,不少人阻拦的意思就不那么坚决了,太子宁哥看到了,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大跨步往里走去。

    “站住!”这个时候宋青书赶到了,大声呵斥道。

    太子宁哥回头看到是他,不由脸色变了变,毕竟白天的时候在他那里吃了点小亏,到现在手都还有些痛,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可不愿失了威风,冷冷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找我未婚妻,关你什么事?”

    看到他高傲得像个小公鸡的模样,宋青书真想糊他一脸,告诉他你的未婚妻早已被自己解锁了各种姿势,当然理智还是让他压下了这种冲动,淡淡说道:“既然是未婚妻,那么显然就意味着还没有成亲,一日没成亲她就不算你的妻子,而是我们大辽的郡主,我身为送嫁将军,自然有责任保护她的名节。”

    这一番话义正言辞,送嫁使团里其余众人听得暗暗佩服,见他在别人国家里硬怼人家太子,一时间他的身形在众人心中貌似都高大了起来。

    “你……”太子宁哥被他一番话弄得哑口无言,他也清楚自己三更半夜闯女人的房间的确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他是太子,一般的礼仪条款又哪里能约束得了他。

    “混账,这里是西夏,郡主的安危自然有我们西夏保护,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小小的送嫁将军说三道四,信不信老子咔嚓一下拧掉你的脑袋。”这时太子身后闪出一大汉来,赫然便是四大恶人里的南海鳄神。

    太子宁哥白天的时候吃了亏,这时自然学了乖,特意带上了西夏一品堂的高手助阵。

    看着南海鳄神那特有的蠢萌蠢萌的样子,宋青书不由得哑然失笑,四大恶人虽然在江湖中凶名赫赫,但除了老大段延庆,其他的几个人顶多之算得上二三流高手,以自己如今的修为,一根手指头都能收拾他了。

    “我不信。”望着南海鳄神,宋青书一本正经地说道。

    “老子拧掉你的脑袋你就信了!”南海鳄神一下子就被气得七窍生烟,哇哇大叫着挥舞着鳄嘴剪冲了过来。

    宋青书不闪不避,当对方手中鳄嘴剪快接近身体的时候方才抬起手按在了剪子中间,南海鳄神狞笑一声:“找死!”随即使劲一绞,打算将他的手剪成两截。

    只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凝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剪不动对方的肉掌!

    “怎么可能!”南海鳄神一双眼睛瞪得比牛眼还要大,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张胖脸都涨的通红,只可惜对方依旧纹丝不动。

    宋青书懒得和他废话,直接运力往前一送,那精钢制成的鳄嘴剪顿时像塑料一般,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啊呀!”南海鳄神身前绽放出一团白气,整个人大叫一声直接往后跌倒在了花台之中,将花台里一颗树都撞断了。

    他虽然有些一根筋,但也明白对方武功远在自己之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拱手说道:“阁下武功之高平生罕见,我岳老三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大哥武功盖世,定能胜你。”

    本来在一旁默不住声的段延庆呼吸一窒,心中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他眼力比岳老三高明多了,看得出对方刚刚根本没有用全力,不过饶是如此,依然足够深不可测,他根本没有信心能胜过对方。

    担心等会儿太子开口让他骑虎难下,他急忙抢先说道:“太子殿下,成安郡主毕竟身负着两国和平的任务,如果一不下心闹出什么事来破坏了两国关系,到时候陛下知道了恐怕有些不妥……”

    想到自己那个喜怒无常的父皇,太子宁哥打了个寒噤,气势马上弱了几分:“也罢,以大局为重,今天就暂且放过你们。”

    不过他走的时候依旧有些不甘心地吐了口唾沫:“不过是为了求和而送给本太子的女人,在这里装什么冰清玉洁,呸!”

    辽国使团众人脸上顿时露出嫉妒愤慨之色,一方面是主人受到侮辱,另一方面是想到昔日大辽鼎胜之时,西夏只是大辽西南边陲一条看门狗,只会摇尾乞怜,若是能得到大辽下嫁一位郡主,那绝对是举国欢腾一副跪-舔之姿,哪会像如今这般趾高气昂?

    听到他临走时的叫嚣,宋青书眉头一皱,袖中手指不露痕迹地一弹,太子宁哥只觉得膝盖一软,整个人一头栽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不巧的是嘴巴磕到了地上一块石头,鲜血汩汩流了出来,若非是一旁的段延庆眼疾手快将他拉住,就不止是破点皮了,说不定连牙都会磕掉。

    “你!”太子宁哥爬起来,一边捂住嘴巴,一边怒视着宋青书,尽管他没看到是怎么回事,但清楚肯定是对方搞得鬼。

    宋青书抢先将他话堵了回去:“太子走路怎么不看着点呢,这么容易摔跤?我看随便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走路都比太子稳啊,真有些担心我们郡主将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哦~”

    使团众人听出他讥讽太子连小孩子都比不上,不由得哄然大笑,刚刚憋着的一口恶气终于出了。

    “你找死,段延庆,你们给我杀了他!”太子宁哥疯了,三番两次被一个小小的送嫁将军驳了面子,他此刻心中充满了杀意。

    段延庆并没有立刻动手,对方实在是深不可测,刚刚那一下他都没察觉到对方是如何出手的,不过太子发话了,他总不能不闻不问,只好望着宋青书冷声说道:“你一个小小的送嫁将军,破坏了联姻导致战火再起,你担得起这个责任么?还是你们辽国压根里就没有诚意,只是打算戏弄我们一番?”

    他搬出了国家利益,顿时占了大义名分,以势压人总比自己亲自动手要划算得多。对方武功再高,既然当了这个送嫁将军,就会被相应的准则所约束,这次联姻显然是势在必行,谁也阻止不了。

    萧讹都斡擦了擦冷汗,急忙走了过来压低声音对宋青书劝道:“萧将军,切不可因一时意气影响了大局,若是让这次联姻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这群人回去少不得要受重重的责罚啊。”

    尽管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又岂能瞒得过段延庆这样的高手的耳目?见一切往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他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宋青书却是冷冷说道:“两国是要靠联姻争取和平不假,不过又不一定非要嫁给这个太子。如果这位太子出了意外,西夏国内随便找一个人顶替太子之位即可,比如毅王李谅祚,皇叔李乾顺都可以嘛。”

    萧讹都斡:“……”

    西夏诸人:“……”

    尽管大家都清楚这个东西怎能随便顶替,但太子宁哥却冷静了下来,因为对方刚好说中了他的心病,要知道他当太子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可父皇身体一直硬朗得很,根本看不到短时间撒手西去让他登基的可能,这倒也罢了,另外还有不少人对他的位置虎视眈眈,皇叔李乾顺就是其中威胁最大的,至于毅王李谅祚虽然平日里不显山露水,但总觉得他有些深不可测。

    如果这次因为自己的缘故把联姻搞出了什么纰漏,到时候正好给了李乾顺他们把柄来攻击自己,实在不明智!

    至于这次受的恶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等成亲过后,在那个成安郡主身上狠狠发泄回来就是,想到激动之处,他的小腹忍不住升起一团热意。

    “今天本王给成安郡主一个面子,哼,我们走!”宁哥一甩衣袖,带着一众手下灰溜溜地离去。

    待他们走后,使团一众军士都欢呼起来,毕竟他们还残留着昔日大辽的荣耀,被西夏人压在头上拉屎怎么都觉得憋屈。

    宋青书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各自回到岗位上,我先去看看郡主。”

    进屋之后,上官小仙脸笑得跟花儿一样:“将军请坐,我去给你倒杯茶。”

    宋青书一愣:“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上官小仙嘻嘻笑道:“谁让那个太子比你还要讨厌……啊不对,我是说你教训那个狗屁太子给我们大辽争了光。”

    宋青书一头黑线,挥了挥手示意她一边凉快呆着去,然后对耶律南仙说道:“不用担心,有我在他伤害不了你。”

    耶律南仙一脸忧色:“可是马上就要到灵州城了,到时候我总要和他成亲的,到时候你又怎么阻止。”

    宋青书在她身边坐下,牵着她的手说道:“放心,他没这个福气挺到那一天。”

    耶律南仙神色一变:“你要……”

    一旁的上官小仙也吐了吐舌头,心想这位爷还真是个狠人,自己以后对他还是好点为妙。

    宋青书知道她想岔了,解释道:“其实要让他死得不明不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难的在于善后的事情。你放心吧,一切计划我已经准备好,就等着时机发动了。”

    他思考的是如何让此事利益最大化,这也是他有别于一般江湖高手的地方。 (https:)